和昌董事长武磊:“海燕”入粤 不惧风浪

时间:2019-08-27 06:59       来源: 未知

  大众更关注我们在2017年通过和莱蒙国际的收购进入深圳(楼盘)市场。但事实上和昌布局湾区的首站是东莞(楼盘),2017年上半年,和昌已经在东莞布局4个项目。

  “我们在北京(楼盘)没有地了,长三角的项目也基本上开发完成,目前最大的货储在华南。”近日,和昌集团董事长武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这样说道。

  从正式宣布搬迁至深圳的计划,到确定详细的搬迁时间和搬迁步骤,和昌集团仅仅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再一次展现了这个“海燕”房企的决策力与行动力。近期,和昌集团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整体搬迁计划分两批进行,三季度将完成第一批主体部门的搬迁,个别部门会在北京保留作为第二批搬迁。

  资料显示,2017年8月,和昌以133.26亿元的总代价,收购莱蒙国际位于深圳、广州(楼盘)、南昌(楼盘)、常州(楼盘)等6个城市的8个项目,以此进驻华南市场。

  目前,和昌在华南布局四城,包括深圳、广州、东莞以及南昌,土地储备总规模逾400万平方米,可售总货值近600亿元。

  对于搬迁深圳,与恒大、万科、中海、金地等十强房企同处一个“赛场”,和昌是否会面临竞争压力,武磊回应时代周报记者:“在波涛汹涌的华南市场,和昌更像是一只海燕。我们并没有想过去征服这个大海,但是我们会像高尔基的《海燕》那样,凭借灵活的姿态和无畏的战斗精神在闪电中高傲地飞翔。”

  “坦白说,和昌跟TOP10房企并不是一个量级,本身就不在争的层面。其次,何以为胜?可能TOP3的企业每年做10%,我每年增长30%都不一定能超过它,但是难道意味着它胜过我们吗?我们的基础不一样,面临的环境不一样,竞争策略不一样,经营逻辑不一样。比昨天做得更好就叫胜,能够让每一个在和昌工作的员工开心、有价值,每天都有增长,每天都有成长,这就叫胜。” 武磊直言。

  “大众更关注我们在2017年通过和莱蒙国际的收购进入深圳市场。但事实上和昌布局湾区的首站是东莞,2017年上半年,和昌已经在东莞布局4个项目。”武磊这样梳理和昌进入湾区的时间轴,“先进的东莞,然后才有了广州、深圳、南昌。”

  7月6日,和昌在东莞的首个独资项目—和昌·拾里松湖首开楼栋1号楼,资料显示项目首推280套房,开盘即售罄,整体去化率100%。克而瑞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7月大湾区9城一手房成交TOP20排行中,和昌·拾里松湖去化271套,排名第六。

  这在当前的东莞楼市并不多见。数据显示,7月东莞楼市已经进入传统淡季,乐有家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7月东莞一手住宅网签4462套,环比下跌10.1%。东莞中原策略中心对在售100多个项目监测数据也显示,7月楼市认购量环比6月下降15%,月整体销售率为74%。

  在整体下滑的市场中,和昌却首开售罄,这也显示了和昌布局华南的底气和实力。

  “东莞是我们首先选择进入的城市,因为东莞是一个需求旺盛和相对简单的城市,比如说深圳,它有很多经营性需求,而东莞更多是基于人口流入、产业导入的居住需求。我对我们的产品也有信心。”武磊表示,“另外,大湾区也是我们所看重的。”

  从历史和现状来看,超60%的人口生活在距海岸线公里范围内;目前世界三大湾区中,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及东京湾区均是超级大都市的所在地,湾区内的城市数量、GDP总量、人均GDP水平等各项指标均在全球领先……对于湾区的价值,和昌举了众多例子。

  “具体到粤港澳大湾区,也集中了广州、深圳、香港三个中国超级大都市,也是目前中国乃至亚洲的金融中心、制造业中心、科技发展中心。在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区域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粤港澳大湾区快速发展为全球四大湾区之一可拭目以待。”和昌不无期待地表示。

  “在整个华南区域,我们已经有了600亿元的货值储备,我们希望在湾区这样一个特别有生机、活力、市场化的环境里面发展我们的业务。而且基于我们现在的业务发展状态和资产储备状态,我们也有信心快速地达成我们所预期的目标。”武磊说道。

  2015年,碧桂园联合上市公司汇联金融以股权并购的方式取得深圳坂田片区两幅地块,面积共2.5万平方米,出资1440万元;2016年,融创收购莱蒙国际旗下7个项目进入深圳,耗资44亿元;2017年,龙湖4.82亿元拿下沙头角商用地首次进入深圳……房企的进入方式各有不同。

  而和昌,更是以耗资133.26亿元的代价撬动197万平方米可销售面积。有声音质疑其投入过大,毕竟2017年和昌总合同销售额仅198亿元。此次收购动用了全年销售额的67.3%。

  “8个项目预计未来贡献的产值为800亿元,至少满足未来五六年的货源供应。加上和昌自身的运营能力,这是和昌长远发展的底气。”武磊曾对媒体表示。

  首先,资料显示,和昌入局深圳的3个项目均为城市更新项目。而业内多将城市更新比喻为“研究生”级的题目。

  合一城市更新集团创始人、董事总经理罗宇曾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招拍挂的用地以净地模式出让,拍地价可全部进净成本、拿到后可以快速开工,开发模式比较简单,但城市更新难点众多。“城市更新项目良莠不齐,开发难度有差别。此外,一般一个城市更新项目开发需要耗时8―10年,周期长,不确定性也高。在资金方面,无法进行前置融资,也是开发的难点之一。”

  资料显示,恒大在深圳共有45个旧改项目,但受困于拆迁建设进程,目前土地储备列入报表的只有不到300万平方米。

  和昌则比较聪明。以和昌在深圳的龙岗项目为例,和昌在莱蒙解决项目一期大部分拆迁工作之后适时进入,避开了前期拆迁成本,目前龙岗项目一期已经全部拆平,二期已经拆迁近95%。最新消息显示,预计2020年三四季度可以与大家见面。

  “当年和昌收购莱蒙8个项目,龙岗项目是其中个最重要的项目。目前我们的资产已经呈现出可以进入正常开发阶段的状态。”武磊表示。

  而货储已备,和昌总部所在地迁移也在即。和昌是否能依托大湾区实现弯道超车?答案只能交给时间。